💓💓💓【备用网址hthcom.vip】yobo体育官方入口|全站官网【百事忙千事忧,到头来万事休,天凉好个秋呀好个秋!】【自童年起,我就独自一人,照看历代星辰】

西班牙步兵方阵的崛起·初战:塞米纳拉乌龙之战

由于法王查理八世和他的主力部队在经过福尔诺沃之战后,便顺利摆脱了神圣联军的追击撤回了国内,法军在那不勒斯的军队已经成为一支孤军。在这种情况下,那不勒斯的贵族信心大增,认为一举赶走法国人的时候到了。在他们的再三催促下,一支来自西西里的西班牙舰队已经开拔。

事实来说,这支西班牙军队的规模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庞大,大概3000人左右。但他们的统帅贡萨洛·德·科尔多瓦却颇具传奇。他是吉拉尔伯爵的次子,因而不具有继承权。和无地的西欧年轻骑士们热衷于参加“十字军运动”获得土地和荣耀的原动力一样,贡萨洛·德·科尔多瓦早年便投身军旅积极参与了即将落幕的“西班牙再征服运动”。到公元1466年时,贡萨洛·德·科尔多瓦已经在军队中崭露头角并被尚武的卡斯蒂利亚王国王室所赏识。在1474一1479年的西班牙内战期间,贡萨洛·德·科尔多瓦作为伊莎贝拉女王阵营的骁将而闻名。卡斯蒂利亚王国和阿拉贡王国以联姻的方式合并后,贡萨洛·德·科尔多瓦继续为国效力,参加了西班牙军队统一大业上的最后一战———1492年爆发的格拉纳达王国攻略战,据说贡萨洛·德·科尔多瓦在此战中神勇异常,亲自爬上云梯身先士卒攻破了摩尔人的防御墙。

值得一提的是,众所周知,公元1119年,法国贵族雨果·德·帕英和格弗雷·德·圣欧莫成立了著名的“圣殿骑士团”,换言之,圣殿骑士团从始至终都带有很深的法国烙印。而西班牙贵族骑士也曾经成立过一个相对没这么有名的类似性质的武装团体————圣地亚哥骑士团。大概代表西班牙与法兰西争锋是贡萨洛·德·科尔多瓦冥冥中的宿命吧,据说他曾经便担任过圣地亚哥骑士团的团长一职。

而贡萨洛·德·科尔多瓦所率领的这支军队也与这一时期常见的欧洲部队大相径庭,由于西班牙军队长久以来的对手摩尔人以灵活机动的轻装和中装部队见长,过分重装会降低西班牙军队的机动性,这便正中了摩尔人的下怀。因此西班牙的军队没有像许多欧洲军队那样朝着“重甲”的方向发展。据说这一时期的西班牙军队以轻装部队为主,步兵中有三分之一的长矛手,三分之一的剑盾兵,剩下的三分之一使用十字弓或火器。这值得一提是,这一时期的西班牙军队似乎正是以法兰西为师,西班牙王国于1494年颁布的有关征募常备军的瓦拉多里德法令在相当程度上是效仿法国的有关条令【该法令规定十二至四十五岁的西班牙男子中,十二人抽一人,抽中的须在国内或国外服兵役】

转回那不勒斯王国的贵族这一边,他们的心理似乎是极为矛盾的,法王查理八世的匆匆撤退令他们信心倍增,但法军之前在那不勒斯攻城拔寨大杀四方的场面又令他们心有余悸。这矛盾心态驱使那不勒斯贵族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催促西班牙方面加快动作。

终于,在当年7月份,西班牙军队在那不勒斯登陆。那不勒斯贵族们狂喜之余迅速组织起6000余人的民团,并带有强迫性地要求贡萨洛·德·科尔多瓦立即联合出兵驱逐留守在那不勒斯法军余部,以光复那不勒斯。尽管贡萨洛·德·科尔多瓦一开始对此颇为抗拒,因为他根据情报推测法军的实力不容小觑,贸然开战实非上策。但最终,拗不过那不勒斯众人的他妥协了。

就这样,这支甚至没有经过磨合的西班牙那不勒斯联军在那不勒斯的塞米纳拉狭路相逢。由于当时通讯的落后,留守在那不勒斯的法军可能对联军方面西班牙所部实力并不甚了解。但他们似乎在之前顺风顺水的战争中树立了对战那不勒斯人的巨大信心,尤其是在塞米纳拉这样的平原地形。

于是,总兵力只有三千人的法军人先手发动了攻势,颇有自信的数百瑞士雇佣长枪兵放平长矛簌簌地向联军如林前进,由于人数有限,为了拉长纵深,瑞士雇佣军的方阵非常薄,但瑞士人如虹的气势与整齐有力的步伐令缺乏实战经验的那不勒斯民团倍感压迫。或许是为了在气势上扳回一局,贡萨洛·德·科尔多瓦下令两翼的西班牙中装骑兵主动向法军骑兵阵线发动骚扰,这是西班牙军队在于摩尔人战争中练就的娴熟战法:西班牙的骑手们先全速向敌军迫近装作要一波大冲锋的样子,待突进到合适的距离便迅速向敌阵投射出背上的标枪削弱敌军,并在敌军反应过来之前依靠速度优势撤回本阵。

但那不勒斯人之前几乎没有接触过西班牙军队,不知道这是一种战法,以为是西班牙骑兵还没接战就被法国威武雄壮的敕令骑兵吓跑了。那不勒斯民兵心里直犯嘀咕:本来自己就是来凑个人数的,没想到西班牙大哥如此费拉不堪………,那不勒斯民兵们越想越慌,加上瑞士雇佣兵一顿猛如虎的操作,大部分那不勒斯民兵拔腿就跑,6000人的军势日鸟兽作散………

那不勒斯国王费迪南德二世一度亲自上阵试图组织不战自溃的部下,但因为外套过于花哨显眼,法军直呼“那人便是靓仔费迪南德”遂群起而攻之,费迪南德被打得落马,幸得部下拼死相救捡回一命。

这着实把西班牙人给整懵了,法军没有给联军喘息的机会,敕令骑兵迅速出阵直插联军军阵配合前方的瑞士雇佣军团。所幸贡萨洛·德·科尔多瓦战争经验丰富麾下的军士也多为老兵。最具机动性的西班牙剑盾兵奉命迅速上前填补那不勒斯民团溃败后的空位,迎战瑞士雇佣兵的枪林,结果可想而知,剑盾兵根本难以近前者的身,反而被推进的枪阵极大杀伤。西班牙人的中装骑兵也不是全副武装的敕令骑兵的对手,很快便败下阵来。至此,敕令骑兵与瑞士雇佣军团组成的法兰西双叉戟对西班牙人的中军展开最后绞杀……

危急时刻,萨洛·德·科尔多保持冷静,紧急将余下的西班牙长矛兵收缩成防御阵型徐徐后撤,抵御法兰西双叉戟的凌厉攻势,为其他败军提供掩护。敕令骑兵和瑞士雇佣军一时间不能突破西班牙人的防御阵型,且法军将领据说有病在身,最终保守地选择放弃追击,这使得西班牙军队得以全身而退。这也意味着塞米纳拉之战的程度仅停留在击溃战而非歼灭战。

尽管事实上的损失没有那么大,但据说这是贡萨洛·德·科尔多瓦生平第一场大败,兼顾纪律和勇武的瑞士长枪兵与重装强悍的敕令骑兵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明白这场战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冤,但西班牙人与生俱来的倔强与军人之务实刚毅的性格驱使他在懊丧之余迅速行动起来,以证明一件事:西班牙人的军事绝不输给法国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