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网址hthcom.vip】yobo体育官方入口|全站官网【百事忙千事忧,到头来万事休,天凉好个秋呀好个秋!】【自童年起,我就独自一人,照看历代星辰】

中国电影的重量级领军人物能再次改变国产电影吗?

2020年即将过半,在这漫长且灰暗的180天里,中国电影人同样也经历「至暗时刻」。

影院停业、剧组停工、项目停摆,仅第一季度,全国就有超过6600家影视相关企业注销或吊销。

没有电影的那些日子里,中国电影人仍然怀抱希望,通过各种各样的「自救」和「互救」方式。

如今,国内疫情已经取得了有效控制,各行各业陆续复工,日常生活也逐步恢复正轨。

好消息是,电影院很快将重新开业,之前受疫情影响而停止的项目又开始重新筹备起来了,电影人们苦苦支撑了一百多天,终于要迎来黎明的曙光。

在这过去的一百多天最为难熬的日子里,宁浩和他的「坏猴子影业」旗下众多青年导演们,也在思考未来电影之路,该如何走。

最近,重量级大佬宁浩,在北京接受了一次采访,关于疫情,关于中国电影前景,妙语迭出。

宁浩说,「在现在这个阶段,电影固守以前的那个形态,肯定是会发生调整的。不管它愿意不愿意,它是一定会发生调整的。」

2006年,《疯狂的石头》一鸣惊人,宁浩开启了属于他的「电影时代」元年。

连同其后的「疯狂」系列,以一种前所未见的方式,在中国大银幕上,恣意狂奔。

2012年,「坏猴子」成立,《心花路放》成功将宁浩送进「十亿票房俱乐部」。正如大闹天宫的孙猴子,没人能阻挡他和他的合作者们勇猛向前的步伐。

2016年,宁浩开始发掘一批更年轻的「孙悟空」们,对外公布「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

四年来,「72变电影计划」非但没有成为一纸空话,反而硕果累累,成绩有目共睹。

这中间,是宁浩作为导演历经修炼和积累的十年,也是中国电影逐渐具有市场化类型化意识的十年。

内容为王的时代,无论是市场还是观众,都迫切地需要好电影的出现。而这也是作为掌舵者的宁浩,看中的唯一标准。

他认为,我们国家的电影工业基础其实是一个后发的情况,无论是类型片基础还是艺术片基础,都不是很强。

在中国这个这么特殊的电影市场,过度取悦市场,会年轻人唾弃;过度艺术,往往又曲高和寡,变成孤芳自赏。

「不用去区分它是市场的还是艺术的,还是导演作者,只要是优质的,就应该予以支持。」

「无论是更具作者性和个人化的表达,还是更具商业眼光、价值和类型化的手法,电影到最后都是取决于你是什么样的人。」

「72变」第二部,《我不是药神》取得巨大成功,无论市场还是评价,可谓双丰收,甚至推动了政策改变,导演文牧野说,宁浩就是他「一面镜子。他能够让我更快速地看清自己,这是特别好的一点」。

「我比较注重导演自己的能动性,你的方向是什么?怎么样能够让他,就是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这个对我们来说是比较重要的。」

在坏猴子,导演拥有充分的自主决定权,用王立凡的话说:「坏猴子真正把他们当作是创作者来看。」

执导过《一日英雄》、《新年之声》等短片的王立凡是2015年加入的坏猴子,对他来说,坏猴子让他第一次有了自己不是「孤军奋战」的感觉。

那是中国电影钱最多、最热的时候,王立凡坦言,自己的一部短片在上海电影节上放过之后,下台收到了三四十张名片,全都是要跟他聊合作,这对于当时还是新人的他来说,感到既可笑又奇怪。

「那个时候感觉看到你是个人才,是个从业者,就一定要先把你抢下,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就好像粮食危机的时候,看到一袋盐,不管这个是粗盐细盐,有没有过期,先把这袋盐抢了再说。」

当谈到和宁浩的合作时,他表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作为前辈的引导方式:「他会不断引导我去寻找自己内心最喜欢的那个点,也就是能够打动自己,真正想讲的东西。」

导演周涤非2008年刚回国时接触的第一个戏是《功夫梦》,做的是制片助理。

那时,商业电影才刚刚开始要腾飞,飙涨的除了房价,还有中国的影院数量和银幕数量。到了2015年,各路资本涌入,短短几年后,泡沫又开始退潮,市场走下坡路。

周涤非2016年加入的坏猴子,由于此前在海外各大制片厂积累了一定的资源和口碑,宁浩找他来做自己《疯狂的外星人》的执行制片,合作还挺愉快,就这样建立了联系。

在周涤非面前,宁浩就像是个讲义气的大哥,「言必行,行必果」是他给周涤非留下的最深的印象,而加入坏猴子更像是一种金字招牌式的背书。

两人不仅建立起了深厚的彼此信任,在创作上,宁浩也给出了很接地气的帮助,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让接受海外教育的周涤非能够摸清楚国内观众的点。

「刚开始的时候我可能还会不服气,但是后来仔细冷静下来一琢磨,讲的还真有道理。有时候还跟他吵起来,结果回去自己一试试看,几次下来都是证明他是对的,还是挺神的。所以就是这么一个被驯服的一个过程。」

路阳的《绣春刀II:修罗战场》、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申奥的《受益人》等作品先后上映,票房取得成功之余,口碑也持续上升。

这批年轻的新锐导演集结在「猴王」宁浩的周围,在他们身上,宁浩看到了自己心目中代表孙悟空的那种精神——不破不立、不断创新。

在《受益人》之后,申奥很快投入了下一部作品的创作中。新片的剧本已经创作完了,这是一个节奏更快,更具有动作感的绑架人质的故事。

如果没有疫情影响的话,本来现在应该在勘景、筹备,顺利的话年底就能够开机了,但是因为目前一切都还是未知,而整个事件都发生在国外,所以没办法,只有暂时搁置。

为此,申奥曾陷入一段时间的焦虑期。没有办法勘景,他不得不要在原始的地域性上作出一定的调整。

最后,他缓解焦虑的方法是,再写一个剧本。所以,目前他的手头上有四个正在推进的项目。

「一旦你选的唯一的题材,把所有的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万一那个篮子漏了,那一篮子鸡蛋都打了,所以分开装,或者是分开种,看哪棵树长的最大。」

不过,有趣的是,申奥表示,宁浩带给他最大的启发是勤奋;而给他的建议却是要他「慢下来」。

仔细思考,其实可以发现这其中的区别。勤奋,代表着做事的态度;而慢下来,则是一种稳重和踏实的展现。在两者中间取得某种平衡,这或许才是和谐之道。

2018年,曾赠的《云水》成为入围第 47 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未来之光」单元的唯一一部华语剧情类长片,之后又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新奖的最佳摄影奖。

然而疫情的发展,使得她不得不暂时停下来去思考这其中的变化,世界的、电影的、观众的等等。

「你对环境的焦虑确实会影响到你自身。因为创作者他只是芸芸众生的一部分,肯定都是在体验大家的痛苦。每当想到如今经历的变化,是不是跟我的创作有关系,这样的时候,你很难专注。」

当时,曾赠加入坏猴子的原因非常实际,就是因为可以很快进入创作,同时也拥有很大的创作自由和宽容度。

如果说在此之前她的创作,很大程度上依赖直觉,那么加入坏猴子后的曾赠一直记着宁浩的一句话:「你需要想好你在跟谁对话。」

对于曾赠来说,电影并非一定要提供某种答案,更重要的还是要产生某种「对话」。而如何根据已经发生的改变来展现这样一种沟通,这或许成了她自己当下最关注的问题。

而对于坏猴子签约的另一位女性导演吴辰珵来说,这种焦虑和困境则要显得更为现实和复杂。

一方面,焦虑来源于她自身的压力,毕业后就进入坏猴子,较高的起点往往会催生出人对于自己能力的某种恐惧和否定心态。

另一方面,身为湖北人的吴辰珵,在疫情期间始终处在风暴中心的位置,这种特殊时期造成的惶恐会更加让人失去动力。用她的话说,「在焦虑和恐惧当中,你都不知道是不是能活下去。」

不过宏观上来讲,这段经历对于她来说仍然是非常可贵的。心境和心态上的转变,让她对这种「劫后余生」的状态感到更加珍惜,也开始思考这次的疫情会给整个行业带来哪些的变化。

如今,吴辰珵正在尝试一个女性题材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她希望能够做出一些类型化的处理。

「就中国大陆的电影市场上来讲,女性题材的片子普遍其实都比较小众,其中有一些女性题材,在我看来没有太遵守一个类型化的标准,所以它在可看性上会有一点欠缺。我会希望能够用一个类型化的方法,去做一个女性题材的故事。」

「类型化其实是一个方法论,它跟所谓的自我表达从来就不是相互对立冲突的东西,相反,它会让更多的人接受你的表达。因此,为了更多人知道,就必须要遵守一定的规律。」

在吴辰珵看来,这或许就是她从一个学院派毕业的文艺青年,到立志成为一名电影导演的自我成长吧。

当谈到疫情之后电影行业的发展时,有不少导演都表示,这场疫情可能会导致整个行业的重新洗牌。

作为《影》、《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等多部电影的视效总监,白宇在加入坏猴子的一开始,就决定了自己要创作商业类型片。

疫情给他带来的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由于上半年没有什么剧组开机,根据一部戏正常的制作周期,这导致他在温哥华的视效公司下半年会出现空档。

目前,他正在筹备导演处女作《越女剑》。这是金庸所有的武侠创作里面历史背景最早的,也是篇幅最短的一部,迄今只在1986年唯一一次被影像化搬上荧幕。

本来项目打算今年8月到10月开机,但是受疫情影响,可能还要再往后延迟,同时也要看这两个月的最新动态。

而吴辰珵则认为,疫情在短期内给行业带来了沉重打击,但是经过这次洗牌后,留下的都是还坚持在这个行业里真正有情怀热爱电影的人,应该会「更有希望,更珍惜当下」。

跟白宇类似,赵大地在此之前也有着比较丰富的行业技术经验。在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中,赵大地负责动作捕捉的部分。

创作过两部带有科幻或超现实元素的短片,他目前手头的短片项目也是个科幻题材,而这一切都来源于他对于科幻这一类型的喜爱。

对他来说,试错的过程还没有走完,先从短片开始练手是比较容易取得进步的方式。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那些将要开机和正在拍摄中的项目,不得不继续推迟进程;而那些正在创作孵化阶段,或是进入后期制作的项目,这一过程也无疑被拉长了。

曾创作过短片《不良》、《大无畏》的导演王子昭就表示,虽然耳闻的整个行业受到的影响很大,但是他周围关系比较近的导演或编剧,由于大多未进入实际拍摄阶段,所以整体影响还好。

不过他也表示,因为疫情导致许多工作被推迟,自己的剧本本来一月份就应该收官进入筹备期,结果疫情的发生反而使得他有了更多的时间来润色调整自己的剧本,之后相应的进度也不得不跟着调整。

但经历了疫情,无论是外景拍摄,还是工作人员需要隔离,这些具体情况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之前选的景,定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要重新找。

而周涤非的项目本来准备8-10月份在国外开机,但是现在因为这个疫情,一切也都成了未知数。

温仕培的长片处女作《热带往事》,集结了彭于晏、张艾嘉、王砚辉等实力派演员,成为了很多人的年度期待。

如今,影片已经进入了后期的最后阶段,因为疫情反而有了更充分的时间把每个环节做得更精致一些。

疫情的另一个影响体现在,越来越多的电影开始放弃影院发行,转战流媒体平台上映。

比如,王子昭认为,进电影院看电影,这种「仪式性」的行为,仍然不可或缺;赵大地也认为,电影院可以提供更好的视听体验。

申奥则表示自己完全是个影院者。他会自己专门飞到国外去看那些在内地上映不了的片,把他想看的电影全在电影院看了。

他说:「如果我一开始的设计就是在电影院播放的,那就一定是电影院制式。这是两个操作方式,我觉得是两套语言,是彻底不一样的东西,视觉上、声音上的差异都很大。」

而白宇则有不同看法,他认为流媒体和电影院的结合是未来发展的一大趋势。流媒体提供的环境也有影院无法相比的便利性和优越性,可以随意说话,随时暂停,一家人聚在客厅一起看一部喜剧片,效果可能更好。

在国外生活多年的周涤非也表示出乐观的态度:「观影模式从线下开始变成线上,也许会带来一些新的机会。」他认为美国的Netflix已经很成熟了,而在中国,这还是一个机会大于挑战的领域。

「电影院这个形式不会消失,而是分了品类,而且会分的更细。哪一些东西在电影院看,哪一些东西需要变换或者是调整语言形式,在流媒体上播放。我们要客观地去看待它,这没有什么,历史就是这样发展的。」

「曾经过去电影承载的部分,比如说有一部分上层建筑里的任务和文化、艺术,那个属性会偏重一些,会多一些。现在的属性就会更加下沉一些,会更加娱乐。」

这个下沉不是人群的下沉,而是功能的下沉,因此必须要做到有大众性和娱乐性。

这么多年来,他始终清楚地知道,观众们想看什么,喜欢什么。对于一位一直以来创作喜剧片的导演来说,这种自省和沉稳显得异常可贵和具有启发。

至于未来的电影行业,宁浩认为,高度市场化发展的道路已经被打断了,而互联网仍然将保持着高速的发展。

后疫情时代,中国电影的发展究竟将通往何方?对此,恐怕没有人能给出确切答案。

但是,对于好电影的诉求和渴望不会变,一直摸索并探讨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价值体系的创作方向也不会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