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用网址hthcom.vip】yobo体育官方入口|全站官网【百事忙千事忧,到头来万事休,天凉好个秋呀好个秋!】【自童年起,我就独自一人,照看历代星辰】

有一种好电影叫参赛电影你造吗?网友:影迷永远的痛!

有一种影片叫参赛影片,大家知道吗?就是导演拍出来专门为了去国际拿奖的作品。

放眼今天的国产电影发展已经和十几年前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产量之多、制作之精良、投资数目之巨大、当然还有尺度上都是难以想象的。

但是越是这样发展,越是让网友们有一种无从看起又似乎是选择恐惧症的状态,因为鱼龙混杂、参差不齐、良莠不济。而有些真正的好电影我们没看过,有些好演员我们不认识。

NO.1 《苏州河》,关键人物不是导演,是演员。影片获得了第29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金虎奖和第15届巴黎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这部影片主演,贾宏声1967年3月19日出生,吉林四平人,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1985年考入中央戏剧学院,是最早的中国实力派演员,可惜最后自杀身亡。关于贾宏声为什么会自杀,如果你能看懂他的电影《昨天》就会知道真相了。

电影《站台》贾樟柯任导演编剧,主演有王宏伟、赵涛等,该片获2015年戛纳电影节金马车奖。

电影《任逍遥》贾樟柯《故乡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讲述的是两个少年为摆脱无尽的无聊也为了给自己定位而出去抢劫银行的故事。

电影《天注定》2013年贾樟柯编剧、导演,由姜武、王宝强、赵涛和罗蓝山主演。张嘉译也做了客串演出。

该片获得第66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本奖等多个国际大奖,获选BBC2013年度十大佳片、美国《电影评论》杂志2013年度十大佳片、美国《》2013年度十大佳片,据说根据真人真事改编,但因为过于暴力。没能在国内上映。其中姜武的一句台词:animal 牲口。暴击啊!

NO.3 《东宫西宫》张元执导,胡军、赵薇等主演的一部剧情片。该片讲述了一段同性之恋的故事。关键词:同性。

该片荣获阿根廷马塔布拉塔国际电影节的“最佳导演”、“最佳编剧”和“最佳摄影”,意大利陶尔米纳电影节的“最佳影片”和“最佳表演”以及斯洛维尼亚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项。

由于篇幅所限小编不在过多推荐,有机会小编还会推荐,总之有一种好电影叫参赛电影,你造吗?网友:影迷永远的痛!

揭秘电影《海王》的那些取景地真是美得不像话

DC的最新电影《海王》可谓是票房与口碑双丰收。由华裔导演温子仁执导下,除了那些精彩刺激的打斗场景让人看了非常过瘾,更让人难忘的是电影里如此重多的风景与特效相结合,带给我们强烈的视觉震撼。下面就让小编盘点电影《海王》中出现过的取景地。

电影镜头:影片一开始的海王出场镜头,力举潜艇以及80%的水下镜头打斗场景。

位于昆山兰州东部海岸中段、布里斯班以南,由一段长约42公里、10多个连续排列的优质沙滩组成,以沙滩金色而得名。

这里气候宜人,日照充足,海浪险急,冲浪和滑水非常适合,是最为理想的冲浪着天堂。在这里,静静地感受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所带来的视觉冲击。

电影镜头:海王和媚拉公主根据线路,继续寻找三叉戟,抵达西西里小镇。遇上反派蛙人和王弟侍卫,一路打斗一路逃。

这里是为数不多陆地上打斗画面,当然效果很不错,非常惊险刺激,一点都不比水下差。电影中到处充斥的爆炸场面,然而现实中它是一个安静的小镇。明媚的阳光、柔和的海风、清澈的海水、蜿蜒的海岸等等,使它成为意大利南方的“珍珠”之一。

由于西西里是作为历史上的兵家必争之地,使得这里多种文化相互碰撞融合,也就有了各式各样的建筑。随手拍一张,就是手机壁纸。

其他电影:太多经典的电影都在这里取过景,《天堂电影院》、《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教父》等等

我是航海灯塔的守护者,你是海底世界的女王,多么浪漫的爱情故事。然而却被某些原因破坏了,非常遗憾,不过结局还是美好的。

纽芬兰岛位于加拿大,曾是世界四大渔场之一,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不仅有着奇特的自然景观,还拥有众多震撼的人文景观。因为靠近海边,就有了各种各样的灯塔,其中一座就海王父母相遇的所在地。

其他电影:《泰坦尼克号》算是其中一个,为什么呢?因为历史上泰坦尼克号在纽芬兰沉没的。

只是,最近发生了一系列事情,使得这2个国家的口碑不太好,所以在这里小编也不太推荐大家去这2个地方。不过《海王》这部电影确实不错,趁它还放映,抓紧时间去看一看。

欧洲这个小镇是电影碧海蓝天的取景地王俊凯、杨紫都来录节目

有人曾经问过法国作家莫泊桑:“如果只能在意大利西西里岛呆一天,你该去参观哪里呢?”他毫不犹豫地回答他,陶尔米纳。他说:“这个小村庄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景观,但其中的一切却都能够让你的视觉、精神和想象尽情沉溺,享受其中。”这便是陶尔米纳的魅力。

位于意大利西西里岛东岸的陶尔米纳,是一个十足的”山城“,它背靠埃特纳火山,面临伊奥尼亚海,使之处于绝佳的地理位置:一面是广阔、蓝色的伊奥尼亚海的海上风光,另一面则是埃特纳火山的壮丽山景,沉溺于着山海融合之处,怪不说被莫泊桑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从卡塔尼亚搭乘火车,便可以直接到达陶尔米纳。到达陶尔米纳的时候是阴天,并没有那种水天相接的通透感,不过,这依旧不影响陶尔米纳的美,灰色调有一种别样的感觉。这个小镇人口不足一万人,却”五脏俱全“,时髦的时装设计商店、豪华的旅馆、古老的纪念物还有一级的餐厅比比皆是,对于度假来说再好不过了。

由于是淡季的原因,整个城市里旅客其实不多,不过,与其他旅游城镇不同的是,陶尔米纳就是个最好在淡季游览的度假胜地,这个时候才可以真正领略小镇风情,感受吕克·贝松的电影《碧海蓝天》中的陶尔米纳,一个孕育诗人和艺术节的地方。而夏季的游客则更多的是为了艺术节或是音乐节前,要做好人满为患的准备。

除了在小镇里闲逛,还有一个地方值得一去,这便是位于陶尔米纳最高处的希腊剧院。在公元前212年,陶尔米纳归罗马帝国管辖,热衷于“看剧”的古罗马人,自然是不会让这片胜地闲置,于是在公元前二世纪建立了这个希腊剧院。

由于剧院是在城镇的制高点,因此在这里成立俯瞰整个陶尔米纳的最佳之地,在这里还遇到了不少当地的学生冬游,看来也是当地的访学基地。虽然过了千百年,剧院已经废弃,变成了断壁残垣,不过从这一砖一瓦,任然可以幻想一下当时的雄伟壮丽。

剧院的另一端,则可以望见大海,不得不佩服古罗马人的浪漫,在看了剧场优美的表演之后,还可以前往海边,面朝大海,海风轻拂,如若牵着心爱之人的手,那必定是十分浪漫的。

在小镇里,可以看到成片的棕榈树,不过这不是最好玩的地方,最好玩的地方是这里生长着一种无刺的仙人掌,我们都在好奇,这无刺的现象是因为品种问题,还是人为的,如果是人为的,那就太无聊了。

陶尔米纳不仅吸引着古代人,也吸引着现代人,由黄晓明、秦海璐、王俊凯、杨紫、林述巍担任固定主持的湖南卫视栏目《中餐厅3》便是在这里拍摄和录制,王鹤棣、苏有朋等明星都有加盟,不过,我们到达的时候发现该家餐厅并未营业,只能从外面看看。

当我们正好准备离开之时,正好遇到店长回来,非常热情的邀请我们入内参观,由于店内没有营业,所以没有对店内进行拍摄,不过可以看到非常多当时节目录制的时候的海报、剧照等等,老板告诉我们有很多国人来陶尔米纳都会来这家中餐厅打卡。

还有一个老板极力推荐的珍品“,便是众多明星的亲笔签名墙,成了所有进店的中国游客必打卡的地方。当问到这家店是否在营业时,老板说这家店以后要继续开中餐厅,不过他儿子正在成都学习中餐做法,要把奇妙的东方味道带回意大利来,据说今年4月就能恢复营业了,下次去的游客可以去品鉴一下。当得知我们是成都人时,老板还送了我们一个小礼物,就是刻有中餐厅logo的筷子,也是非常有缘了。

除此之外,陶尔米纳还有很多可以去的地方,如果你有足够多的时间,可以去游览位于克罗切路上的名叫Giardino Pubblico的公园,如果你有足够多的体力,则可以步行或驱车前往3公里外陶罗山上的中世纪城堡Castello,感受在被古罗马统治之前,属于陶尔米纳的希腊风。

如果这些你都不想做,只想发发呆,感受慵懒的午后,那么可以去到四月九日广场上找一家咖啡馆,大大的落地窗,让你可以观赏别人旅游,也被别人观赏。总之,这里是西西里岛上不能错过的一环,就像德国作家约翰·沃尔夫冈·冯·歌德说的一样,这是“最伟大的艺术与自然作品”。

中国电影的重量级领军人物能再次改变国产电影吗?

2020年即将过半,在这漫长且灰暗的180天里,中国电影人同样也经历「至暗时刻」。

影院停业、剧组停工、项目停摆,仅第一季度,全国就有超过6600家影视相关企业注销或吊销。

没有电影的那些日子里,中国电影人仍然怀抱希望,通过各种各样的「自救」和「互救」方式。

如今,国内疫情已经取得了有效控制,各行各业陆续复工,日常生活也逐步恢复正轨。

好消息是,电影院很快将重新开业,之前受疫情影响而停止的项目又开始重新筹备起来了,电影人们苦苦支撑了一百多天,终于要迎来黎明的曙光。

在这过去的一百多天最为难熬的日子里,宁浩和他的「坏猴子影业」旗下众多青年导演们,也在思考未来电影之路,该如何走。

最近,重量级大佬宁浩,在北京接受了一次采访,关于疫情,关于中国电影前景,妙语迭出。

宁浩说,「在现在这个阶段,电影固守以前的那个形态,肯定是会发生调整的。不管它愿意不愿意,它是一定会发生调整的。」

2006年,《疯狂的石头》一鸣惊人,宁浩开启了属于他的「电影时代」元年。

连同其后的「疯狂」系列,以一种前所未见的方式,在中国大银幕上,恣意狂奔。

2012年,「坏猴子」成立,《心花路放》成功将宁浩送进「十亿票房俱乐部」。正如大闹天宫的孙猴子,没人能阻挡他和他的合作者们勇猛向前的步伐。

2016年,宁浩开始发掘一批更年轻的「孙悟空」们,对外公布「坏猴子72变电影计划」。

四年来,「72变电影计划」非但没有成为一纸空话,反而硕果累累,成绩有目共睹。

这中间,是宁浩作为导演历经修炼和积累的十年,也是中国电影逐渐具有市场化类型化意识的十年。

内容为王的时代,无论是市场还是观众,都迫切地需要好电影的出现。而这也是作为掌舵者的宁浩,看中的唯一标准。

他认为,我们国家的电影工业基础其实是一个后发的情况,无论是类型片基础还是艺术片基础,都不是很强。

在中国这个这么特殊的电影市场,过度取悦市场,会年轻人唾弃;过度艺术,往往又曲高和寡,变成孤芳自赏。

「不用去区分它是市场的还是艺术的,还是导演作者,只要是优质的,就应该予以支持。」

「无论是更具作者性和个人化的表达,还是更具商业眼光、价值和类型化的手法,电影到最后都是取决于你是什么样的人。」

「72变」第二部,《我不是药神》取得巨大成功,无论市场还是评价,可谓双丰收,甚至推动了政策改变,导演文牧野说,宁浩就是他「一面镜子。他能够让我更快速地看清自己,这是特别好的一点」。

「我比较注重导演自己的能动性,你的方向是什么?怎么样能够让他,就是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这个对我们来说是比较重要的。」

在坏猴子,导演拥有充分的自主决定权,用王立凡的话说:「坏猴子真正把他们当作是创作者来看。」

执导过《一日英雄》、《新年之声》等短片的王立凡是2015年加入的坏猴子,对他来说,坏猴子让他第一次有了自己不是「孤军奋战」的感觉。

那是中国电影钱最多、最热的时候,王立凡坦言,自己的一部短片在上海电影节上放过之后,下台收到了三四十张名片,全都是要跟他聊合作,这对于当时还是新人的他来说,感到既可笑又奇怪。

「那个时候感觉看到你是个人才,是个从业者,就一定要先把你抢下,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就好像粮食危机的时候,看到一袋盐,不管这个是粗盐细盐,有没有过期,先把这袋盐抢了再说。」

当谈到和宁浩的合作时,他表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作为前辈的引导方式:「他会不断引导我去寻找自己内心最喜欢的那个点,也就是能够打动自己,真正想讲的东西。」

导演周涤非2008年刚回国时接触的第一个戏是《功夫梦》,做的是制片助理。

那时,商业电影才刚刚开始要腾飞,飙涨的除了房价,还有中国的影院数量和银幕数量。到了2015年,各路资本涌入,短短几年后,泡沫又开始退潮,市场走下坡路。

周涤非2016年加入的坏猴子,由于此前在海外各大制片厂积累了一定的资源和口碑,宁浩找他来做自己《疯狂的外星人》的执行制片,合作还挺愉快,就这样建立了联系。

在周涤非面前,宁浩就像是个讲义气的大哥,「言必行,行必果」是他给周涤非留下的最深的印象,而加入坏猴子更像是一种金字招牌式的背书。

两人不仅建立起了深厚的彼此信任,在创作上,宁浩也给出了很接地气的帮助,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让接受海外教育的周涤非能够摸清楚国内观众的点。

「刚开始的时候我可能还会不服气,但是后来仔细冷静下来一琢磨,讲的还真有道理。有时候还跟他吵起来,结果回去自己一试试看,几次下来都是证明他是对的,还是挺神的。所以就是这么一个被驯服的一个过程。」

路阳的《绣春刀II:修罗战场》、文牧野的《我不是药神》、申奥的《受益人》等作品先后上映,票房取得成功之余,口碑也持续上升。

这批年轻的新锐导演集结在「猴王」宁浩的周围,在他们身上,宁浩看到了自己心目中代表孙悟空的那种精神——不破不立、不断创新。

在《受益人》之后,申奥很快投入了下一部作品的创作中。新片的剧本已经创作完了,这是一个节奏更快,更具有动作感的绑架人质的故事。

如果没有疫情影响的话,本来现在应该在勘景、筹备,顺利的话年底就能够开机了,但是因为目前一切都还是未知,而整个事件都发生在国外,所以没办法,只有暂时搁置。

为此,申奥曾陷入一段时间的焦虑期。没有办法勘景,他不得不要在原始的地域性上作出一定的调整。

最后,他缓解焦虑的方法是,再写一个剧本。所以,目前他的手头上有四个正在推进的项目。

「一旦你选的唯一的题材,把所有的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万一那个篮子漏了,那一篮子鸡蛋都打了,所以分开装,或者是分开种,看哪棵树长的最大。」

不过,有趣的是,申奥表示,宁浩带给他最大的启发是勤奋;而给他的建议却是要他「慢下来」。

仔细思考,其实可以发现这其中的区别。勤奋,代表着做事的态度;而慢下来,则是一种稳重和踏实的展现。在两者中间取得某种平衡,这或许才是和谐之道。

2018年,曾赠的《云水》成为入围第 47 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未来之光」单元的唯一一部华语剧情类长片,之后又入围了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新奖的最佳摄影奖。

然而疫情的发展,使得她不得不暂时停下来去思考这其中的变化,世界的、电影的、观众的等等。

「你对环境的焦虑确实会影响到你自身。因为创作者他只是芸芸众生的一部分,肯定都是在体验大家的痛苦。每当想到如今经历的变化,是不是跟我的创作有关系,这样的时候,你很难专注。」

当时,曾赠加入坏猴子的原因非常实际,就是因为可以很快进入创作,同时也拥有很大的创作自由和宽容度。

如果说在此之前她的创作,很大程度上依赖直觉,那么加入坏猴子后的曾赠一直记着宁浩的一句话:「你需要想好你在跟谁对话。」

对于曾赠来说,电影并非一定要提供某种答案,更重要的还是要产生某种「对话」。而如何根据已经发生的改变来展现这样一种沟通,这或许成了她自己当下最关注的问题。

而对于坏猴子签约的另一位女性导演吴辰珵来说,这种焦虑和困境则要显得更为现实和复杂。

一方面,焦虑来源于她自身的压力,毕业后就进入坏猴子,较高的起点往往会催生出人对于自己能力的某种恐惧和否定心态。

另一方面,身为湖北人的吴辰珵,在疫情期间始终处在风暴中心的位置,这种特殊时期造成的惶恐会更加让人失去动力。用她的话说,「在焦虑和恐惧当中,你都不知道是不是能活下去。」

不过宏观上来讲,这段经历对于她来说仍然是非常可贵的。心境和心态上的转变,让她对这种「劫后余生」的状态感到更加珍惜,也开始思考这次的疫情会给整个行业带来哪些的变化。

如今,吴辰珵正在尝试一个女性题材的项目。在这个项目中,她希望能够做出一些类型化的处理。

「就中国大陆的电影市场上来讲,女性题材的片子普遍其实都比较小众,其中有一些女性题材,在我看来没有太遵守一个类型化的标准,所以它在可看性上会有一点欠缺。我会希望能够用一个类型化的方法,去做一个女性题材的故事。」

「类型化其实是一个方法论,它跟所谓的自我表达从来就不是相互对立冲突的东西,相反,它会让更多的人接受你的表达。因此,为了更多人知道,就必须要遵守一定的规律。」

在吴辰珵看来,这或许就是她从一个学院派毕业的文艺青年,到立志成为一名电影导演的自我成长吧。

当谈到疫情之后电影行业的发展时,有不少导演都表示,这场疫情可能会导致整个行业的重新洗牌。

作为《影》、《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等多部电影的视效总监,白宇在加入坏猴子的一开始,就决定了自己要创作商业类型片。

疫情给他带来的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由于上半年没有什么剧组开机,根据一部戏正常的制作周期,这导致他在温哥华的视效公司下半年会出现空档。

目前,他正在筹备导演处女作《越女剑》。这是金庸所有的武侠创作里面历史背景最早的,也是篇幅最短的一部,迄今只在1986年唯一一次被影像化搬上荧幕。

本来项目打算今年8月到10月开机,但是受疫情影响,可能还要再往后延迟,同时也要看这两个月的最新动态。

而吴辰珵则认为,疫情在短期内给行业带来了沉重打击,但是经过这次洗牌后,留下的都是还坚持在这个行业里真正有情怀热爱电影的人,应该会「更有希望,更珍惜当下」。

跟白宇类似,赵大地在此之前也有着比较丰富的行业技术经验。在宁浩的《疯狂的外星人》中,赵大地负责动作捕捉的部分。

创作过两部带有科幻或超现实元素的短片,他目前手头的短片项目也是个科幻题材,而这一切都来源于他对于科幻这一类型的喜爱。

对他来说,试错的过程还没有走完,先从短片开始练手是比较容易取得进步的方式。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那些将要开机和正在拍摄中的项目,不得不继续推迟进程;而那些正在创作孵化阶段,或是进入后期制作的项目,这一过程也无疑被拉长了。

曾创作过短片《不良》、《大无畏》的导演王子昭就表示,虽然耳闻的整个行业受到的影响很大,但是他周围关系比较近的导演或编剧,由于大多未进入实际拍摄阶段,所以整体影响还好。

不过他也表示,因为疫情导致许多工作被推迟,自己的剧本本来一月份就应该收官进入筹备期,结果疫情的发生反而使得他有了更多的时间来润色调整自己的剧本,之后相应的进度也不得不跟着调整。

但经历了疫情,无论是外景拍摄,还是工作人员需要隔离,这些具体情况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之前选的景,定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要重新找。

而周涤非的项目本来准备8-10月份在国外开机,但是现在因为这个疫情,一切也都成了未知数。

温仕培的长片处女作《热带往事》,集结了彭于晏、张艾嘉、王砚辉等实力派演员,成为了很多人的年度期待。

如今,影片已经进入了后期的最后阶段,因为疫情反而有了更充分的时间把每个环节做得更精致一些。

疫情的另一个影响体现在,越来越多的电影开始放弃影院发行,转战流媒体平台上映。

比如,王子昭认为,进电影院看电影,这种「仪式性」的行为,仍然不可或缺;赵大地也认为,电影院可以提供更好的视听体验。

申奥则表示自己完全是个影院者。他会自己专门飞到国外去看那些在内地上映不了的片,把他想看的电影全在电影院看了。

他说:「如果我一开始的设计就是在电影院播放的,那就一定是电影院制式。这是两个操作方式,我觉得是两套语言,是彻底不一样的东西,视觉上、声音上的差异都很大。」

而白宇则有不同看法,他认为流媒体和电影院的结合是未来发展的一大趋势。流媒体提供的环境也有影院无法相比的便利性和优越性,可以随意说话,随时暂停,一家人聚在客厅一起看一部喜剧片,效果可能更好。

在国外生活多年的周涤非也表示出乐观的态度:「观影模式从线下开始变成线上,也许会带来一些新的机会。」他认为美国的Netflix已经很成熟了,而在中国,这还是一个机会大于挑战的领域。

「电影院这个形式不会消失,而是分了品类,而且会分的更细。哪一些东西在电影院看,哪一些东西需要变换或者是调整语言形式,在流媒体上播放。我们要客观地去看待它,这没有什么,历史就是这样发展的。」

「曾经过去电影承载的部分,比如说有一部分上层建筑里的任务和文化、艺术,那个属性会偏重一些,会多一些。现在的属性就会更加下沉一些,会更加娱乐。」

这个下沉不是人群的下沉,而是功能的下沉,因此必须要做到有大众性和娱乐性。

这么多年来,他始终清楚地知道,观众们想看什么,喜欢什么。对于一位一直以来创作喜剧片的导演来说,这种自省和沉稳显得异常可贵和具有启发。

至于未来的电影行业,宁浩认为,高度市场化发展的道路已经被打断了,而互联网仍然将保持着高速的发展。

后疫情时代,中国电影的发展究竟将通往何方?对此,恐怕没有人能给出确切答案。

但是,对于好电影的诉求和渴望不会变,一直摸索并探讨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价值体系的创作方向也不会变。